目前市场中的跨境人民币融资业务多是产品组合形式,这已经无法满足企业对全球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的需求,因此供应链跨境融资营运而生,供应链跨境融资有利的解决资金匮乏、融资经营不善所带来企业核心竞争力下滑的问题,有效的提高企业的产品质量,保证企业的平稳发展。
同时,跨境贸易供应链融资有助于银行服务的延伸,但具体模式的设计,还需要根据银行的自身条件。
一、创新业务专题研究
跨境贸易供应链融资有助于银行服务的延伸,但具体模式的设计,还需要根据银行的自身条件。
通过对贸易融资供应链模式的运用,银行可根据核心企业与境外子公司的结算方式、境外子公司与第三方企业贸易往来特征等因素为核心企业及境外子公司量身配置差异化的贸易融资产品,满足核心企业及海外上下游企业对不同贸易融资产品的需求,从而形成贸易供应链融资服务模式。
对于跨境贸易融资供应链业务,同样需要在符合境内及海外当地外汇管理及其他相关监管部门的要求下方可开展。从发展进程看,跨境贸易供应链融资业务可分为境内期、过渡期和探索期三个阶段。
(一)境内期
供应链融资,它是随着银企合作的不断成熟而逐渐开展起来的新兴业务。
境内银行在对核心企业授信额度进行统筹管理的基础上,通过以上下游企业占用核心企业授信额度这一典型模式来实现对信贷资源的优化配置,助力跨境集团企业的日常业务发展。
特别是近年银行为境内企业间贸易往来提供的以国内信用证等为代表的创新型产品,均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为上下游企业提供配套贸易融资产品的功能,并诠释了以信用证作为结算工具的供应链融资模式。随着对业务发展的不断探索以及日常操作经验的不断积累,境内供应链融资也如同现金管理等业务,成为多家商业银行创新型业务的拳头型产品组合,并在银行内部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产品管理体系。从这方面看,境内供应链融资业务为跨境贸易供应链融资奠定了基础。
(二)过渡期
过渡期是指从境内供应链融资到跨境贸易供应链融资的过渡阶段。
在此过渡期内可将境内的核心企业升级为进出口企业,但所提供的供应链融资暂不涉及对境外上下游企业的融资,仍体现为向境内核心企业以及境内供应商或分销商提供的融资,但与纯境内供应链融资产品相比也有所改变,即向核心企业提供的融资基本为传统贸易融资类产品,在进口方面如押汇、代付、大宗商品货押融资等,在出口方面如汇票贴现、商业发票及订单融资、托收贷款、福费廷等。
通过向境内上下游企业提供的供应链融资产品,可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核心企业与境外企业的贸易合作。
示例—以境内核心企业作为出口商为例
境内出口核心企业A的通知行(融资合作行C)收到境外下游企业委托境外开证行D开立的远期信用证,用于向核心企业进口一批电子产品。该批产品的货源供应商为境内企业B(上游企业),B基于A出具的订单对该批产品的原材料进行加工并组装为成品,操作过程需要A企业支付的货款作为支持,但目前A企业在C行的发货前专项贸易融资额度已占满,且B公司受自身规模等因素的限制,未能获得C银行提供的融资支持。但企业经营状况一直良好,并与核心企业A保持稳定的合作关系,在满足C银行供应链融资业务对上游企业要求条件的基础上,通过占用核心企业A的贸易供应链融资额度,最终由C银行向B企业提供了前端境内订单融资,帮助其及时进行生产及备发货,为核心企业A在信用证规定期限内发货和交单提供了保障。
提示:
对于上下游企业以及核心企业所提供的融资产品可以不局限于订单融资,如向采用国内证结算的内贸端上下游企业提供买方或卖方融资以及大宗商品货押融资等等,其均可采用供应链服务模式。
(三)探索期
如将上下游企业放在境外端,便涉及到跨境供应链融资。
从风险把控的角度出发,目前仅倾向于专注以境外上下游企业为核心企业的境外子公司的跨境供应链融资模式,且境外上下游企业在当地的结算业务主要通过具有全球规模的商业银行海外分支平台来开展。
通过对上文跨境授信的分析,结合贸易融资供应链的服务模式,可将跨境贸易供应链融资简单地分为境内行向境外子公司直接融资和境内行与海外分行联动向其融资两种方式。具体操作和管理仍强调应符合境内银行供应链金融服务的相关规定以及境内外监管部门的要求。
示例—以境内分行向境外直接融资为例
境内核心企业A拟向香港境外分公司B进口一批光学设备,双方在贸易合同中约定以跟单托收方式(D/A)结算。B企业托收行及结算行均为境内代收行C的香港分行D。由于境外分公司B在香港地区成立不久,未能获得D分行的独立授信,但其希望在核心企业A公司对单据承兑后提前获得应收款项,用于支持其后续业务经营。在知悉境内核心企业A已携境内外子公司(含B公司)一起获得C银行跨境集团式授信额度的基础上与当地监管部门进行了前期沟通,经确认同意后通过D分行向境内行C申请出口托收款融资。经C银行审核符合供应链融资管理下的放款条件,在规定的比例范围内向B企业发放了相关款项,并由D分行办理了入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