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波及医药 进口药关税归零

2018年4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调查”结果,公布了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约1300种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涉及到医药及医用器械行业。4月12日, 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互联网+医疗健康”措施,并决定自5月1日起,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斌鼓励创新药进口。

一、贸易战升温波及医药行业

2018年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

4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调查”结果,在网站上公布了拟加征关税的中国进口商品清单。该清单包含大约1300个独立关税项目,价值约500亿美元,涉及医药及医药器械等行业,拟加征税率为25%。

(一)成品药及器械出口受到影响

2017年我国医药保健品出口额共计607.99亿美元。其中,中药类产品出口金额36.40亿美元,同比增长2.07%,美国市场出口保持增长态势,增幅8.94%。其中植物提取物市场活跃,出口额20.10亿美元,占中药类产品比重约55%;中成药出口2.50亿美元。西药类产品出口354.56亿美元,增长12.62%。其中,以原料药出口为主,原料药出口高达291.17亿美元,同比增长13.71%,占西药出口比重82%,对美国出口增长23.84%;制剂出口34.56亿美元,同比增长8.32%,对北美规范市场强劲增长。

医疗器械类出口金额217.03亿美元,同比增长5.84%,其中,医用敷料、一次性耗材、诊断与治疗设备、保健康复设备、牙科设备均实现稳步增长,分别增长2.97%、9.53%、4.11%、6.29%、17.00%。其中,北美洲占比14%。原料药与中低端医疗器械合计占全部医药保健品出口额比重80%以上。

图1 2016年与2017年我国医药保健品出口额对比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

制剂出口方面,中国对美国的制剂出口约12亿美元,关税税率的提升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出口的制剂品种的利润空间,影响的严重程度跟企业在美国的销售模式息息相关。

医疗器械方面,关税将针对医疗器械和诊断设备等,包括注射器、核磁共振设备、除颤仪、人造关节和起搏器。我国出口到美国的医疗器械主要以中低端医疗器械为主,出口关税增加后,或将对这部分企业造成一定的成本压力,影响企业盈利。

(二)原料药出口受到冲击

从进出口数据可以看出,我国能够进入国际市场的医药产品以原料药居多,主要给美国出口的原料药(前体、中间体等)为抗生素原料药、维生素(饲料为主)、肿瘤药原料等,美国现在是我国化学原料药第二大出口国,2017年全年从我国进口了35亿美元左右的化学药原料药。

美国是全球维生素消耗大国,如果对华进口维生素征税,会使国内企业对美出口业务受到一定影响。多数原料药品种,像维生素、抗生素等企业,或将因为征税的提高受到冲击,抬高企业的经营成本,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产品主要出口国为美国的原料药制造企业所受影响较大,企业正常经营受阻。

二、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2018年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措施,缓解看病就医难题,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使患者更多受益。

会议决定,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使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较大幅度降低抗癌药生产、进口环节增值税税负。

抓紧研究综合措施,采取政府集中采购、将进口创新药特别是急需的抗癌药及时纳入医保报销目录等方式,并研究利用跨境电商渠道,多措并举消除流通环节各种不合理加价,让群众急需的抗癌药价格有明显降低。

加快创新药进口上市。将临床试验申请由批准制改为到期默认制,对进口化学药改为凭企业检验结果通关,不再逐批强制检验。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对创新化学药设置最高6年的数据保护期,保护期内不批准同品种上市。对在中国与境外同步申请上市的创新药给予最长5年的专利保护期限补偿。

在我国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中,政府对价格的影响力很大,此次政府对进口抗癌药关税的放开,将使进口抗癌药等医药产品价格有所降低,对国内医药企业造成一定的竞争压力。除关税外,此次对进口药物的各项政策明显放宽,产权保护更加严格,极大的提高了进口抗癌药、创新药在我国医药市场的竞争地位,压缩了国产医药产品的竞争空间,降低国内医药企业经营绩效。

三、行业发展趋势

(一)创新药前景广阔

2018年,中国版创新药将取得里程碑式进展:仿制药一致性评价逐渐明朗;药物经济学原则纳入医保决策;两票制全国推广;分级诊疗效果初现,基层市场开始并将持续扩容等等。作为全球范围内政府监管程度最高的行业,本轮中国的医药监管体系升级已在制度设计环节基本完成,全产业链格局重塑。

另外,随着医院终端变局的逐步稳定和临床处方的合理化,辅助用药还有继续被挤压的空间。药品零加成的全面实施,以药养医模式的瓦解,以及医院对于药占比指标的严格考核,在客观上确实推动了临床处方合理化的趋势。

对于药效不是特别明确的药品,以及超适应症和超剂量用药的情况,医院目前都继续采取了高压严查的态度,因为药占比指标不但影响医院的考核,也影响临床科室和医生的考核,所以对处方合理化的监管基本是医院一种自觉、自发的行为。

接下来,具有高临床价值的创新药,满足临床需求的治疗性药品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特别是在肿瘤、心脑血管、内分泌等大病种领域容易涌现出大品种药物的细分领域。

(二)医保目录影响将逐渐显现

新版医保目录在2017年初的万众瞩目中落地,按照国家相关部门要求将在2017年下半年正式实施,但新版医保目录的影响预计将从2018年2季度后开始体现;地方增补目录进展相对缓慢,预计2018年下半年开始体现。

新版医保目录的实施将决定一部分处方药企业的生死:产品在新医保目录里,尚有生存的余地,医药企业可借此提高自身的软实力,在提供良好的学术支持和服务支持上狠下功夫;但是如果产品不在新医保目录里的药企,销售下滑将更严重,这些企业要么把销售阵地转移到竞争激烈的院外渠道销售和OTC渠道销售、第三终端渠道销售,要么企业面临被淘汰或被收购的境况。

新版医保目录与前几版的国家医保目录有很大的差异:其中部分医药企业的“大品种”使用范围的限制扩大了,在医疗机构身份、病种和使用人群上有很多的限制;另外就是产品即使进入了医保目录,在有些省份也没有对应的医保支付政策的落实。这些限制对部分主流处方药企业的发展影响较大,部分企业的销售将因此下滑较为严重。

四、行业风险分析

(一)成本风险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医药及医药器械等行业加征税率25%后,相关企业出口成本增加。制剂方面,关税税率的提升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出口的制剂品种的利润空间;医疗器械方面,将对一些中低端医疗器械制造厂商造成一定的成本压力。

原料药方面,由于我国出口美国的医药产品以原料药居多,多数原料药品种,像维生素、抗生素等企业,或将因为征税的提高受到冲击,抬高企业的经营成本,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产品主要出口国为美国的原料药制造企业所受影响较大,企业正常经营受阻。

(二)竞争风险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此次政府对进口抗癌药关税的放开,将使进口抗癌药等医药产品价格有所降低,竞争优势提高。除关税外,此次对进口药物的各项政策明显放宽,产权保护更加严格,极大的提高了进口抗癌药、创新药在我国医药市场的竞争地位,压缩了国产医药产品的竞争空间,对国内医药企业造成了一定的竞争压力。

(三)政策风险

新版医保目录的影响预计将从2018年2季度后开始体现,产品不在新医保目录里的药企,销售下滑将更严重,这些企业要么把销售阵地转移到竞争激烈的院外渠道销售和OTC渠道销售、第三终端渠道销售,要么企业面临被淘汰或被收购的境况。

五、风险防范

银行应时刻关注中美贸易战进展情况,清楚了解双方关税变化的行业及产品品种,并结合实际情况选择授信客户。支持成本压力较小,出口面向国家并非美国的医药企业,支持受关税提高影响相对较小的制剂、医疗器械企业,规避受影响较大的原料药企业。

支持在国内有相对竞争优势的国产药品牌及资金充足、研发实力雄厚、在创新药领域有显著进展或突出地位的医药企业。规避实力较弱、研发能力不足、产品创新力不够,受进口税清零影响较大的抗癌药企业。

关注新版医保目录内容及影响落实情况,择优支持产品在新医保目录内的医药企业;规避产品不在新医保目录之内,销售下滑严重,面临淘汰的医药企业。

2018/05/10|资讯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