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人、转口贸易与加工装配活动

主页/国际贸易知识/中间人、转口贸易与加工装配活动

内地加工装配活动对香港中间人的依赖有其历史原因,也与加工产品进出口市场存在不对称信息有关。中间人理论认为,只有存在不对称信息和逆向选择的市场才需要中间人,中间人必须具备鉴定产品质量的资格和能力,必须有良好的信誉、较低的交易成本并能够提高交易效率。通过对香港转口内地产品所进行的实证研究表明,信息不对称、进口方的GDP、内地与有关经济体政治关系等是影响香港中间人地位的主要因素。分析表明,内地对外贸易的发展可以增进市场信息的流动,减轻对中间人的依赖,但信息不对称和逆向选择问题仍将存在,内地开展的加工装配活动仍离不开中间人。
  关键词:加工装配活动;转口贸易;中间人理论;中间人;
  
  一、引言
  
  加工贸易价值链由上游部分(研发和零部件生产)、中游部分(加工装配)和下游部分(销售和售后服务)等环节组成。通常认为,上游和下游部分由发达经济体垄断,中游部分安排在发展中经济体。相应地,加工贸易利益则按U形曲线(也称微笑曲线)在不同环节进行分配,其中位居中游的加工装配环节附加价值最低,与上下游环节参与者灿烂的笑容相比,其微笑似乎有点苦涩。
  Grossman、Helpman认为,生产专用零部件需要进行数额很大的专业技能和设备投资,所以,发展中经济体因技术、人才和资本短缺,收入水平低下和国内不具备相应的市场基础,缺乏设计新型零部件的能力和动力,因此,专业化零部件多数是在发达经济体设计和生产的。零部件设计和生产市场具有垄断竞争的特征。相对而言,加工装配产业是无根工业,各经济体加工企业在加工装配环节是完全竞争的。劳动力成本是影响加工装配份额的最主要因素,它的相对提高将丧失加工装配环节的竞争优势,该项活动就会迅速转移到成本相对更低的经济体。发展中经济体主要依靠丰富的劳动力资源从事加工装配活动,经济体之问及经济体内部加工企业间的完全竞争将利润大大压低,加工装配环节只能获得微薄的附加值就不足为奇了。
  中国内地自改革开放后加工贸易增长迅速,加工出口由1980年的大约6.56亿美元增长到2005年的4165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比重也由3.6%上升到54.7%,低廉的劳动力成本成为内地获取加工装配环节比较优势的主要原因。相对来说,内地加工企业赚取的利润还不如香港中间人多,但是,目前仍有70%~80%的加工产品通过香港转口,那么,内地加工企业为什么如此依赖香港中间人呢?
  
  二、内地的加工装配活动源于香港加工产业的转移与中间人的参与
  
  在内地的对外贸易中,香港贸易商主要发挥中间人的作用。一方面,内地是香港转口产品的最大来源地;另一方面,内地也是香港最大的转口市场。虽然转口品中既有一般贸易品也有加工贸易品,但近年来在“原产地为中国内地经香港输往其他地方的转口货物”中,加工贸易产品所占比重一直在80%上下波动,这说明转口产品以加工产品为主,主要涉及内地开展的外向的加工装配活动。
  香港开展转口贸易的历史由来已久,但初期转口规模不大,影响也很小。在1949~1978年期间,香港是内地通向西方的重要桥梁,内地与某些国家本就不多的贸易往来,大部分是通过香港转口的,不过,这一时期的转口规模较小(1972年香港的转口总规模仅有41亿港元)。改革开放后内地通过香港的转口规模迅猛增长,2004年达到了18931亿港元,相对于香港当年GDP的149%。1980年以前,香港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劳动密集型产品如服装、纺织品、鞋类、玩具和日用电子产品等加工产品的生产与出口,在掌握了生产技术和营销渠道以及丧失了劳动密集型产品的比较优势以后,香港将其生产设施转移到了内地,开始成为全球贸易尤其是连接内地对外贸易的中间人,并在产品设计、生产管理、采购、订单获取、融资及营销等技术密集型的环节和服务领域从事研发和商业服务,尤其是在与内地贸易和投资有关的领域从事商业服务,所以,香港中间人是内地加工装配活动启动和发展的功臣。
  香港中间人有两类,一类是集中间人与生产商角色于一身的贸易商,他们首先从国外接受生产订单,然后从国际市场上购买原材料,在香港或其他地方对之进行初步加工,之后提供给位于内地的加工企业,并在加工产品出口到最终目的地之前先运往香港进行检验、验收或分类包装,因此,他们从事的足外向的加工活动与质量分级服务。其实,这些贸易商在内地改革开放前就在香港从事加工装配活动,随着香港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他们将加工产业转移到了与香港毗邻的广东省,这些贸易商则通过香港总公司继续对位于广东的加工企业进行全方位管理。香港的另一类中间人只为买卖双方达成交易提供服务,并不拥有生产设施,是名副其实的中间人和内地加工企业与国际市场的桥梁。
  内地主要加工产业的生产订单最初并非来自香港中间人,而是来自美国和其他地方的大零售商。大零售商可以通过中间人发出采购订单来调整全球的加工产品生产,以降低商业库存。此时,中间人的作用主要是匹配小规模生产商与大规模买方,并寻找在成本、交货期和质量方面符合国外零售商要求的生产者。
  内地加工企业向某个目标市场出口产品有两个途径:直接出口和通过香港转口。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只有直接出口,转口数据可以从香港政府统计处网站获得,由此可以计算出通过香港的转口比率。1988~2005年间,内地通过香港的转口额和转口比率见表1:
  可以看出,内地通过香港的转口总体上是逐年增加的,但转口比率却经历了先升后降的变化,说明香港在内地对外贸易中的地位正在相对下降,原因值得探究。而且,香港中间人既压缩了内地加工企业的生产利润,也增加了跨国公司的采购成本。他们为什么还要容忍这样的中间人存在呢?这种现象也值得关注。
  
  三、中间人理论
  
  (一)中间人与中间人理论
  一些市场之所以需要中间人,是因为该市场信息是不对称的,通过中间人就可以解决此时普遍存在的逆向选择(adverse selection)问题,解决因此而导致的市场效率下降的问题。中间人既是买方也是卖方,但又与普通的买方卖方不同。第一,中间人要比普通买方购买更多数量和更多种类的产品。因此,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和信誉,中间人就必须具备鉴别产品质量的能力,必须进行专用性人力资本投资,使自己成为相关领域的专家。第二,比起进入市场不久,产品销售数量也不是很多的卖方来说,一个想在市场上长期生存的中间人必须依靠销售高质量产品以赢得较高的声誉。
  Biglaiser首先提出了中间人理论――质量分级中介理论。他将产品分为两类:低质量产品和高质量产品,高质量产品以高价销售,低质量产品一般以低价销售,但卖方也可能为卖得高价而欺骗买

方。在搜寻对方时,买卖双方都要花费一笔固定成本,如果卖方宣称他所出售的是低质量产品,买方也是一个低质量产品的需求者,双方就马上成交,因为这是一次完全信息下的博弈,卖方低价出售低质量产品的信息是可靠的,这意味着具有完全信息的市场不需要中间人。但是,当卖方宣称他所销售的产品是高质量并索取高价时,情况就不同了。一种可能是,买方是一个专家,拥有鉴别产品质量的能力,此时交易仍可以很快达成,市场仍是有效率的;另一种可能是,买方可以通过投资而掌握检验产品质量的技能,或者通过中间人来完成该项交易,如何选择取决于所费成本的高低。
  就像买卖双方搜寻对方时需要付出搜寻成本一样,中间人在寻找买方和卖方时也要发生搜寻成本。由于中间人参与后交易次数翻番,因此,当交易成本较低且交易效率提高能够完全抵消增加的交易成本时,中间人就有了用武之地。
  综上所述,在一个差异化和充满不对称信息的产品市场上,需要借助中间人来促成交易。中间人不仅可以解决交易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还可以通过对不同质量的产品进行分级,解决逆向选择问题;中间人的信誉担保机制可以提高交易效率,增进市场福利。
  
  (二)对香港转口额与转口比率变化的解释
  加工产品是差异化产品,迎合了发达国家多元化的消费需求。但是,隆国强等人所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港资和内资加工企业主要是通过中间人出口加工产品的。这是因为在内地开展加工装配活动的初期,内地加工企业以港资企业为主,通过香港对产品进行质量分级继而转口到发达国家,是港资企业的普遍做法,也是他们获得转移定价的主要手段;隆国强等人的调查还发现,超过30%的被调查企业认为不一定非要拥有自己的销售渠道,他们更愿意利用中间人遍布世界各地的销售网络。对此,隆国强等人的解释是,建立海外营销网络的成本太高和不能及时获得国际市场供求信息是造成部分加工企业过分依赖中间人的两个最主要原因。香港中间人不仅能提供供求信息,还能对加工产品进行质量分级并提供其他相关服务,不仅解决了信息不对称和逆向选择问题,还提高了交易效率,中间人的参与对内地是有利的。因此,在内地加工装配活动快速发展的情况下,通过香港的转口仍在增加。
  
  四、对中间人理论的实证研究:以香港为例
  
  (一)对香港转口贸易活动的实证研究:变量选取和数据说明
  为了对影响中间人地位的因素进行分析,并检验“中间人理论”这一假说的适用性,本文选取了通过香港进口内地产品最多的8个经济体,包括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和新加坡的1988~2005年间的面板数据。选取转口比率作为被解释变量,选取内地对有关经济体的直接出口额、人均GDP、港币与相关经济体货币之间的汇率、香港与有关经济体首府之间的距离、内地与该经济体的政治关系等作为解释变量。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用转口数据不仅包括加工贸易产品转口,还包括一般贸易产品转口,这样做既是无奈之举,也在情理之中。一方面,香港转口的产品中超过80%是加工贸易产品,另一方面,香港政府统计处并未将一般贸易产品转口和加工贸易产品转口分开统计,所以无法准确获取通过香港转往各经济体的加工产品数据。不过由于加工产品所占份额特别大,所得结论应该是相近的。
  由于双边贸易规模扩大将增进了解,缓解进出口商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减轻对中间人的依赖程度,所以我们预期双边直接贸易规模与转口比率呈负相关;根据中间人理论的解释,进行广泛的质量分级是香港转口内地产品的一个主要动机,香港中间人利用其技能和信息优势,从内地选择符合要求的生产厂商,筛选出高质量的产品,再出售给采购方,以满足富裕经济体对差异化产品的多样化需求,更高的转口加价驱使中间人更乐于向富裕经济体转口,这意味着收入水平对转口贸易有重要影响,所以我们预期经济体的人均GDP对转口比率有正的影响;汇率变动会影响进出口,所以内地通过香港的转口额是与目的地地区的货币汇率有关联的,港币升值可能会减少香港的转口;根据“华盛顿苹果效应”(Washington apples effect),与运输成本(包括装卸成本)有关的固定成本将导致中间人偏爱转口相对更贵的产品,由此得出的推论是,距离较远地区的转口将会占有较大份额,因为距离越远,通过另一个港口再装船所增加的成本相对就越小,能够承担与装卸成本有关的固定成本;政治关系影响经贸关系,已为现代国际关系多次证明,所以笔者也将反映经济体之间政治关系的哑变量作为一个解释变量,该哑变量具体涉及韩国和中国台湾,本文将中韩建交前该变量取值1,之后取值0,中国台湾的该变量取值1。
  
  (二)对中间人活动的实证研究:估计、检验及其解释
  考虑如下的回归模型:
  reexporti= αi+β1iln(direct exporti)+β2iln(pergdpi)+β3iln(exchangeratei)+β4iln(distencei)+β5idumyi+εi
  其中i为第i个经济体,包括美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reexport为转口比率,directexport为内地对目的地市场的直接出口额,pergdp为目的地市场的人均GDP,exchangerate为港币与8个经济体货币的名义汇率,distence为香港与8个经济体间的距离,dumy为哑变量。
  面板数据模型分为固定效应(Fixed-Effects)模型和随机效应(Random-Effects)模型,两者的主要差别在于对面板数据模型误差项的假定不同。一般假定面板数据的误差项由两项构成,一部分是与个体观察单位有关的,另一部分是完全随机的。与个体单位有关的误差可以假设是不包含随机因素的固定效应(FE),也可以假设是包含了随机因素的随机效应(RE)。至于最终的面板数据模型是选择固定效应模型还是随机效应模型,则需要利用Hausman检验来判定。本文对面板数据所进行的估计和检验,是利用STATA8.0软件完成的,最终的回归结果如下:
  
  Hausman检验的P值小于1‰,检验结果拒绝了原假没,从而认为固定效应模型更为合适。
  回归结果显示,直接出口越多,转口比率就越低,说明信息不对称是影响香港转口的主要因素之 ,也可以说,随着内地对外贸易的开展,减轻了信息不对称问题,降低了出口中对中间人的需求。转口比率与人均GDP正相关,说明通过香港转口的多是差异化产品,也说明香港在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导致进口需求增加的过程中,为促进内地加工产品的出口发挥了积极作用。这些结论都支持了中间人理论。哑变量系数为正,说明双边的政治关系势必影响直接经贸关系,从而为香港中间人发挥贸易中介作用提供了契机。不能对距离这一解释变量产生出回归结果,说明距离变量对转口比率没有影响, “华盛顿苹果效应”在香港转口中并不存在。回归结果还表明转口比率与名义汇率无关。这可能是因为,2005年以前人民币和港币都是钉住美元的货币,港币价值对目的地市场货币的升降,同时,也是人民币对目的地市场货币价值的升降,对直接出口和转口的影响是同等的,所以,名义汇率变化不再影响转口比率。
  
  五、结论
  
  转口产品市场是差异化产品交易市场,也是存在不对称信息和逆向选择的市场,中间人只有凭借信息优势、专用性资产优势、效率优势和信誉优势才能立身其中。香港中间人也是凭借这些优势,专门从事鉴别满足外国客户质量要求的内地生产商及其产品等服务活动,并为内地的出口产品寻找国外市场,成为内地对外贸易尤其是加工贸易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他们的参与既解决了加工贸易活动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又提高了加工产品交易的效率,还承担了交易风险,对内地加工装配活动的迅猛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此,每年获得了不菲的收益,这也是导致内地在加工贸易中获利微薄的原因之一。
  在内地加工装配活动发展很快的情况下,信息流动已经减轻了对中间人的依赖,但不对称信息仍将存在,而且出于担心加工产品质量问题和降低交易费用的考虑,通过中间人采购加工产品仍是国外部分采购人的理性选择;同时,对相当数量的中小加工企业来说,由于无力独自开拓海外销售渠道,也不得不借助中间人接收订单和销售加工产品,在贸易总规模扩大减低了双方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通过中间人出口加工产品的贸易规模仍是有可能扩大的。因此,内地急需涌现出能为加工商提供中介服务,拥有信息优势和产品质量鉴别能力,并具有良好信誉的中间人,这是延长加工产业链条,提高加工贸易增值率的一条有效途经。

2018/08/11|分类:国际贸易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