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辣酱海外销售为何仅限于华人圈?

产自中国贵州的“老干妈”辣酱已经进入美国华人社区销售,美国消费者称它为“忿怒大妈酱”。在美国不少华人超市,都能买到老干妈牌瓶装辣酱。瓶上标签“老干妈”的头像是穿着白色围裙的陶华碧。
  在那些华人数量少或没有华人超市的美国地区,想买“老干妈”只能上网。网上的售价较高,亚马逊网站每瓶售价7.68美元,免费邮寄,或每瓶2.70美元,加邮寄费4.99美元。亚马逊是美国最大的网络零售商,雇员有15万多人,业务遍及全球。
  陶华碧1947年生于贵州省偏僻山村一个贫穷农民家庭,没上过一天学。1984年陶华碧凭借自己的制作技术,推出别具风味的佐餐调料,1996年批量生产后在中国迅速成为畅销产品。目前“老干妈”是中国生产及销售量最大的辣椒制品。现在,陶华碧担任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拥有一栋四层的多功能办公大楼及四个生产基地,占地面积2万多平方米,员工有200余人,管理、技术人员246人。
  可美国华人中有些人不喜欢“老干妈”的称呼,他们虽然酷爱吃辣,却不买“老干妈”产品。问其原因,答曰:“不想让她占便宜。”他们如果知道“老干妈”名称的由来,或许会改变态度。陶华碧曾向社会上贫困失学的孩子提供经济援助,帮助他们完成学业。孩子们将她视为自己的母亲,亲切地称她为“老干妈”。1996年陶华碧开公司时,便在公司名称和产品商标中加入了“老干妈”三个字。
  有华人聚居的地方,就有华人超市;有华人超市,就有“老干妈”。它是美国华人超市中一种最普通的酱料,零售价每瓶1.99美元,促销时2瓶3.00美元。实属平民商品,食用者多为中国去的新移民、留学生和短期访美客。
  “老干妈”在海外销售能否得到外国消费者的认可,是许多人关心的问题。新华国际客户端联系新华社驻世界多地记者,进行了针对性调查。结果发现,在华人众多的发达国家的大都市,如纽约、旧金山、伦敦、巴黎和悉尼等地,消费者都可以在当地华人超市内买到“老干妈”。但除了巴黎和悉尼,世界多地的新华社记者都没能在华人超市之外的当地连锁超市内发现“老干妈”。由此可见,“老干妈”在海外销售还仅限于华人圈内。
  进不了西方主流超市销售,说明“老干妈”目前在海外赚的主要不是外国人的钱。商品定价比中国国内高却属“非正常商品”,说明赚钱的一方很可能不是“老干妈”公司自己。业内人士说,要想把口号变为现实,中国食品企业还需在安全检疫、出口渠道、广告投放与本地化等多方面加强规范管理,增强国际竞争力。
  亚马逊网站上有关“老干妈”的一些资讯和评论,值得想走向世界的中国食品企业予以关注和思考。亚马逊在介绍“老干妈”产品时,请顾客不要因为瓶上相片中女士面相不善而不喜欢该产品。一位顾客在评论“老干妈”产品时,给予两星评价(最高五星),他称“老干妈”为“忿怒大妈酱”。华人为何没有对“老干妈”瓶子上陶华碧的相片表示不满,显然这里有东西方文化差异的问题。要想让西方消费者喜欢“老干妈”辣酱,首先要让他们喜欢“老干妈”这个人。更换照片迎合他们的喜好,不是难事。
  “老干妈”在中国荣获“中国名牌产品”称号,生产和销售量称霸中国。但在美国,还只是少数族裔华人的超市内销售的普通产品。亚马逊网站公布了“老干妈”在其热销商品排行榜上的席次:酱类中排第465,辣酱类排第159。名次之低,也说明它在美国市场中的顾客还局限于华人圈。一些中国留学生在亚马逊网站发表评论,赞扬“老干妈”为他们提供故乡味,并解了乡愁。可是,有些其他族裔人士在网评中说:不知道“老干妈”中放了什么东西,呼吁消费者当心味精和中国的污染。
  “老干妈”如想在美国市场热销,不妨研究一下上述排行榜中名列前茅的产品,看看它们为何抓住美国人的胃和心。目前美国和西方消费者越来越重视健康,对食品的要求除了口味佳,还要有利健康。“老干妈”在后一点上存在需要改进之处:辣酱内油脂太多,含盐太多。以“辣三丁油辣椒”来说,每份60克含总脂肪38%,饱和脂肪15%,盐52%。不作改进,会令国外消费者望而生畏。

2018/09/07|分类:国际贸易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