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分析最新外贸形势

主页/资讯动态/带你分析最新外贸形势

近几年,不少小伙伴都在反映外贸越来越难做,中美贸易战加今年上阿里新规频频,亚马逊封号等平台风波,让许多做外贸的朋友叫苦连天。那从客观上来说,如今的外贸形势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中国外贸企业又该如何在充满挑战的逆流中求生存呢?下面我们就以两个案例作分析,共同探讨一下最新的外贸形势及应对办法。

案例一

徐工集团过去轮式起重机的吊臂钢材都是进口瑞典Welldox的,现在100吨以下起重机均采用宝钢的;小吨位挖掘机液压阀采用自制的液压阀,市场反应很好。起重机、挖掘机、装载机油缸均采用自制油缸,而且还出口澳大利亚力拓集团,替代日立大型挖掘机原装油缸。一般的工程机械发动机采用潍柴、上柴、杭发(大型矿山机械除外)。

近期,一个中东客户接了一个合同,2017年10月1日要吊装,现在要一台650吨履带吊。如果是德国利勃海尔,至少要他提交30%预付款,等待2018年6月交车,可是客户需要2017年10月1日进场吊装。前不久签署的183台大型履带吊(最大的1250吨吊车),8个月全部交付,这就是客户需求。而这对于欧美企业来说,绝对办不到的!

阿曼Sinan公司的老板Sinan先生,对吊车非常在行,自己拥有多种品牌的大型吊车,一辈子都在从事吊装行业。根据他的说法:徐工集团650吨全地面起重机、650吨履带式起重机已经具备了世界领先水平。如全地面起重机第二节臂回收后,线路出现故障,徐工提供的解决方案,完胜美国马尼托克、德国利勃海尔的方案!

其实,从徐工集团的案例,我们可以分析出今年上半年工程机械出口向好的原因:

(1)一带一路基建投资的需求带动;

(2)亚太地区经济温和复苏;

(3)高附加值产品,如大型矿山机械出口;

(4)卡特彼勒关掉了欧洲和日本工厂,从中国卡特工厂向全球调拨产品,增幅在60%以上;

(5)中国产品质量、成本、交货期、服务网络具有提升。

归根结底,中国工程机械能在国际市场有一席之地,主要是技术水平和产品可靠性提高、海外销售与服务网络完备、厂商与经销商并肩作战、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与自主品牌、国内强大的供应链、中国制造能力保证了供货周期。

中国制造业强大制造能力和规模优势已经在世界市场竞争中凸显,Capacity of Delivery to Market成为竞争优势,一旦国际市场需求增长,中国制造业的规模优势一定会进一步彰显,从而带动中国经济进入一个有质有量的新层次!

所以在新的国际贸易形势下,成本、质量、服务、交付能力将成为外贸企业站稳脚跟的关键点。

案例二

江苏汇鸿畜产嘉画文体公司主要从事画材(画框、画布、画笔、颜料等)的出口,进入门槛低,竞争激烈。但经过多年打拼,公司稳步发展,目前出口量居国内前三,今年6月份还创造了单月出口订单500万美元的纪录。目前可以说公司已在传统行业依靠规模优势、品牌优势赢得了竞争优势,公司处于良性循环状态,成为江苏汇鸿集团的明星公司。

其经验主要为:

(1)与国外品牌商合资合作,借助国外品牌、渠道进入品牌商所在国市场,同时积极自主开拓国际国内市场,多举齐下;

(2)颜料的自主研发;

(3)运用电子商务,线上、线下并举,建立现代化的仓储、物流管理系统;

(4)高工资吸引优质人才;

(5)在安徽临近地区建立了自己的工厂,实业基础能够很大程度上消化成本的上升。

随着我国劳动力成本、原材料成本的上升,有些产业、环节向邻近低成本国家、向目标市场国家转移是不可避免的,但另一方面也倒逼传统外贸行业的产业升级、创造新的竞争优势。

2014年起,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占当年全球货物贸易的12%;这一格局由中国制造业供给能力决定,只要全球供给结构和需求结构不发生重大变化,中国占世界货物贸易比重12~14%的格局也不会发生重大变化。

从宏观上看,中国的外贸经济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1)短期内中国外贸形势主要受OECD国家为主导的国际需求变化的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主要影响成本已到极限的边际企业。

(2)从长期看,中国的外贸发展正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节点,正在从劳动密集型产品、劳动密集型生产环节出口为主过渡到资本-劳动密集型产品(环节)出口为主,少量企业实现了资本密集型产品和技术密集型产品出口,制约外贸结构调整的关键因素是国内制造业的供给结构调整。

(3)从价值链角度看,我们正在从低端要素供给者和低端环节生产者转变为中段的供给者和生产者。

(4)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出口增长较快,特别是对俄罗斯、巴基斯坦、波兰、哈萨克斯坦和印度等国的出口。

鉴于这样的特点,以下几个适应外贸经济的对策,各位小伙伴可以了解一下:

1. 在现有西方跨国公司主导的价值链内实现附加值的提升。过去中国依靠融入全球价值链,承担加工制造环节来实现出口增长,未来中国出口提高附加值依然要依靠全球价值链。我国本土制造企业如果最终能成为特定全球价值链在制造组装环节上无法被替代的角色,那在该全球价值链的价值比例分配过程中就会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自然就能获得更高的附加值。

2. 构建本土企业所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尤其是抓住一带一路的机遇来推动构建本土企业主导的全球价值链。虽然一带一路涉及很多法制不健全、政治风险较高的国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完全不能和这些国家做生意,关键是风险的评估和控制。而且一带一路更多是一种新的开放观,是要从面向西方发达国家开放拓展为向全世界开放。

3.着力拓展外贸新兴市场和新兴产品出口领域;

4.创新贸易渠道,最大限度带动外贸发展;

5.未雨绸缪,进一步深度激发国内市场消费需求,特别是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导和创造消费需求,让内需在保增长、促发展中多做贡献。

2018/10/17|分类:资讯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