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宣布放弃发展中国家待遇将,以后将影响贸易谈判格局!

主页/资讯动态/巴西宣布放弃发展中国家待遇将,以后将影响贸易谈判格局!

3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在华盛顿会晤,之后发布了联合声明。声明内容颇多,其中让人吃惊的是声明最后一段:“与其(巴西)全球领导者的地位相称,经美方建议,博尔索纳罗总统同意开始在WTO谈判中放弃特殊和差别待遇”。(声明英文原稿请点击“阅读原文”)
“特殊和差别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treatment)是WTO的一个专门术语,在谈判中往往是指发展中国家可在WTO谈判中做出比发达国家少的承诺,例如在市场准入谈判中的关税减让幅度少于发达国家。但是,随着世界经济发展“东升西降”,发展中国家在全球贸易占比逐年攀升并接近半壁江山,美国和欧盟等发达国家对一些发展中国家继续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提出了挑战,矛头主要针对中国、印度、巴西和南非4个金砖国家,抨击他们和最不发达国家一样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是“大象躲在耗子屁股后面”。美国为此于2019年1月在WTO中提出了相关分析文件和总理事会决议提案,提出按照其设定的相关标准取消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并不再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欧盟、加拿大等其他发达国家或其牵头的成员集体也在其有关WTO改革的提案中,就发展中国家地位和“特殊和差别待遇”提出了类似的关注。(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将另文分析。)
巴西长期以来在WTO中以发展中国家领袖自居,在多哈回合等谈判中确实发挥了有力的作用,尤其是在农业谈判中牵头组建了“农业谈判20国集团”(G20),在发展中国家中那些持进攻利益的农业出口大国(如巴西自己)和那些持防守利益的国家(如印度和一定程度上的中国)之间发挥协调作用,协助弥合他们的不同立场。G20当时的作用十分显著,所推中间方案最后大多被纳入了农业谈判主席案文,其中巴西的牵头作用功不可没。2005年WTO香港部长级会议期间,我在中国商务部世贸司工作并参与了巴西组织的G20有关农业问题的案文磋商,并曾在某个案文问题上提出了一个观点和建议,G20其他成员的代表都表示赞同,年轻气盛的巴西代表当场表示:“不错啊,你们学得挺快啊。”老大作风毫不掩饰。(题外话:那时我们刚刚加入,确实是一边谈判一边学习,当然之后我们进步很快,没几年中国就进入WTO谈判的核心圈了。)
之后,随着多哈回合逐步衰败,直到名存实亡,巴西的立场逐步发生了转移,G20在这些年中也极少以一个集团的名义发声,几乎是销声匿迹。但是,巴西一直未放弃其发展中国家领袖的角色,在“特殊和差别待遇”问题上也一直与中国、印度等其他金砖国家保持一定的协调。
在号称“巴西版特朗普”的博尔索纳罗上台后,巴西立场西移明显加快,有关例证:一是在上次金砖国家会议上,巴西拒绝联署金砖国家关于WTO改革的声明,导致该声明胎死腹中。另外,在美国上述提案提出后,中国和印度等10个发展中成员于2019年2月提出了相反立场的分析文件,巴西也拒绝联署。在2月28日的WTO总理事会上,中国、印度等多数发展中成员与美进行了激烈交锋,而巴西选择参加了9个拉美国家组成的小组,发言时在发展中国家地位和“特殊差别待遇”问题上含糊其辞,但支持“反思所涉及的概念,特别是发展议题与特殊和差别待遇之间的具体联系”,认为“发展相关议题、特殊和差别待遇问题已成为现实,需要解决方案”(发言摘要请见附件)。而且,巴西之后又单独发言,立场倾向十分明显。
目前,在发展中国家地位和“特殊和差别待遇”问题上,美、欧与中、印等主要成员之间立场相去甚远,短期之内很难看到弥合的可能性,这成为WTO陷入停滞的主要症结,也是当前热议的WTO改革的核心问题,一些智库和专家已经提出,主要发展中大国应主动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或者“特殊和差别待遇”。2018年9月中国台北在其贸易政策审议中声明将放弃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纯粹是为美国擦鞋(中国台北早在2002年加入时就已经承诺将按发达国家地位参与今后WTO谈判)。而巴西此次声明则有本质的不同,是发展中大国和WTO“五方”(美欧中印巴)中首个做此声明的成员,必然为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大国坚守发展中国家地位和“特殊差别待遇”带来了空前压力,对金砖国家今后的合作和在WTO谈判中的立场协调乃至金砖国家机制都会造成重大影响。

(2019年3月20日,于日内瓦)

附件:拉美9国2019年2月28日WTO总理事会发言摘要(智利代表)
我非常荣幸代表以下拉丁美洲国家成员发言: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墨西哥、巴拿马、巴拉圭、乌拉圭、秘鲁和智利,一并回应今天的第六项和第七项议程。
我们希望在世贸组织代表的多边贸易体系的规则和框架下,强调发展议题和特殊和差别待遇的重要性。
贸易与发展密切相关。贸易尤其是自由贸易可以促进所有国家福祉和繁荣。我们还对发展抱有共同愿景,认为贸易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手段之一。
发展是多维的。既不存在单一的衡量标准,也不存在衡量世贸组织发展中成员多样性的标准。因此,发展应被视为一个持续和一体化的进程。
我们支持以规则为基础的、以世贸组织为中心的多边贸易体系,在世贸组织的框架下解决问题。我们认为必须反思所涉及的概念,特别是发展议题与特殊和差别待遇之间的具体联系。特殊和差别待遇旨在帮助成员满足发展条件、获取贸易利益和履行所作的承诺。
鉴于上述情况,我们认为交换意见很重要,以便未来开展包容性的、开放和务实的讨论。发展相关议题、特殊和差别待遇问题已成为现实,我们愿意共同寻求解决方案,推动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自由化,并惠及所有成员。

2019/03/23|分类:资讯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