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税务总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17万亿元,其中减税1.04万亿元。今年更大规模减税降费进一步降低了企业的税费成本,提升了纳税人获得感,巩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成本成效,促进了经济高质量发展。

  减税降费政策的实施,降低了企业的税费成本,直接提升了企业盈利水平,特别是让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真正地体会改革力度与目的,稳住了预期,稳定了增长;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将更多资金投入到技术改造中,从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助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减税降费努力体现“以人民为中心”,以公开公正公平为导向,确保减税降费政策“红包”及时送到纳税人和缴费人手里,切实提升了纳税人和缴费人获得感。提升纳税人获得感,需要正确处理减税降费和组织税收收入的辩证关系。一方面做到“能减必减”,让纳税人充分享受减税降费的红利;另一方面强调“应收尽收”,强化财政在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作用。这就要求我们努力探索一个平衡点,既要大力降低经济主体的税费负担,又要有足够的财力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更大规模减税降费需要税费联动

  我国目前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对于市场经济行为主体而言,税收与收费都是“必要负担”的现实将长期存在。根据财政部统计数据,2018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税收收入156401亿元、一般公共预算口径非税收入26951亿元、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75405亿元、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2900亿元。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8),2017年我国社会保险基金收入67154亿元。可见,在税费总体规模中,税收所占比重不足50%,仅仅靠减税,已无法实现减负的目标。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营商环境报告》,我国企业总税费率已由上年的67.3%降低到64.9%,但仍高于40.4%的世界平均水平,其主要原因就是社会保险费率过高。所以,党中央提出今年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实施更大规模减税和更明显降费,这赋予了减税降费新的时代内涵、新的历史使命。

  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首先要求税费同降,形成合力,实现“1 1>2”的减负效果。从这次减税降费措施上看,深化增值税改革,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但通过采取对生产、生活性服务业增加税收抵扣等配套措施,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继续向推进税率三档并两档、税制简化方向迈进。与此同时,明显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这样的变化,从需求方看,不论是个人所得税的改革还是增值税的减税,都将促进个人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其最终结果是要促进消费增长,扩大国内需求市场。而从供给侧看,这次的普惠性减税和实质性减税要与明显降低企业收费形成合力,进一步释放微观经济主体的活力,促进企业多投资、多研发,将减税降费的款项转化为实际发展,扩大实体经济规模,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还需要税费同征同管,大力提高征管质效,为将来减税降费预留空间。2018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各项社保费将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的优势在于:其一,税务部门在征管条件、信息系统和征收成本上具备显著优势;其二,税费“同征同管”有利于实现对企业缴费的“依法足额征收”,同时有利于提供高效便捷的行政服务;其三,为社会保险制度改革和社会保险基金体系完善奠定重要基础。税务部门统一征缴社保费,将大大减少不诚信、不守法企业漏缴、少缴、不缴社保费的违法违规现象,促进社保制度公正高效,提高权威性、强制性、统一性、公平性及透明度。

  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凸显多重效应

  今年上半年,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1709亿元。具体到税种上,个人所得税比去年同期下降30.6%,是降幅最大的税种;制造业、批发零售业等受益最大,净减税金额合计占比达88%。实打实的减税降费,让企业和人民得到了“真金白银”的实惠。

  企业税费负担下降,普惠性、实质性减负效应显现。今年上半年,增值税改革减税4369亿元,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减税1164亿元。税务部门监测的10万户重点税源企业数据显示,重点税源企业的单位营业收入税负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比一季度降低0.4个百分点。6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3%,比上月加快1.3个百分点。上半年,重点税源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1.5%,增速比一季度回升5.5个百分点。

  实体经济减负增效,促进企业技术进步。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石,也是减税降费的重点。目前国内增值税收入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接近40%,而制造业等实体经济的增值税在国内增值税中又占有较高比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增值税的减税和改革首当其冲。深化增值税改革是今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的“重头戏”,主要包括降低税率这一主要措施和扩大抵扣、加计抵减、留抵退税三项配套措施。重点是聚焦制造业等实体经济,目的是增强发展后劲、提高经济发展质量。经过3个月的平稳运行,改革的效应正在逐步释放。今年4-6月,已实现整体净减税3185亿元,全国共有940万户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实现减税。国家税务总局重点税源企业数据显示,上半年,高端制造业和装备制造业新增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9%和9.6%,高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同比分别增长10.4%和13.5%,显著高于全部投资增速。

  小微企业受益力度大,微观主体活力增强。我国小微企业众多,占全部纳税企业的比重超过95%,其中,民营企业占98%。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具有覆盖面广、受益面大、指向性强等特点。上半年,小微企业累计新增减税1164亿元。其中,提高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免税标准新增减税349亿元,放宽小型微利企业标准加大企业所得税优惠力度新增减税481亿元,地方“六税两费”减征政策新增减税333亿元。

  个税改革红利显现,拉动社会消费增长。上半年,个人所得税两步税改因素叠加累计新增减税3077亿元,人均累计减税1340.5元,累计1.15亿人无需再缴纳工薪所得个人所得税。个税改革“红包”直接增加了居民收入,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在减税降费等多重因素作用下,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8.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跑赢上半年GDP增速,消费增速出现明显回升势头。

  (作者系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研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