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业内专家表示,近期中国在出口退税、出口信用保险、贸易便利化等领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切实降低了外贸企业的负担,而新一批稳外贸措施则更多从推动外贸园区升级、国际市场多元化、培育外贸新业态、扩大进口等方面着眼,打造稳外贸措施的“升级版”。

透过“报告”看中国

10月2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了《国务院关于2018年度全国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专项报告》,这是全国各级各类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首份家底报告。其中,较为突出的是与民生密切相关的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快速壮大,如教育、医疗卫生、文化和科技行业资产实现较快增长。当天,全国人大常委会还审议了《国务院关于加快外贸转型升级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工作情况的报告》,商务部部长钟山在作报告时指出,未来的一项重点工作就是落实好即将出台的《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这或将成为中国建设经贸强国、推动外贸提质增效的顶层设计。

10月23日,《国务院关于加快外贸转型升级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工作情况的报告》(下称《报告》)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商务部部长钟山受国务院委托介绍了相关情况。钟山在作报告时指出,未来的一项重点工作就是落实好即将出台的《指导意见》,中国将研究出台具体政策措施。夯实贸易发展的产业基础,提升产品档次和附加值,大力提高出口产品质量,加快品牌培育,加强国际营销网络建设,提升贸易综合竞争力。

分析认为,中国外贸“大而不强”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其核心在于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形成,相当部分出口产品技术含量较低,处于价值链中低端、品牌效应不足,价值链延伸性差,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个整体配套方案,上述《指导意见》有望成为中国外贸高质量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围绕此出台一系列配套措施。

在同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稳外贸也成为关键词,会议要求增设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尽快出台跨境电商零售出口所得税核定征收办法,加大适应国内需求的农产品、日用消费品和设备、零部件等进口。

有业内专家表示,近期中国在出口退税、出口信用保险、贸易便利化等领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切实降低了外贸企业的负担,而新一批稳外贸措施则更多从推动外贸园区升级、国际市场多元化、培育外贸新业态、扩大进口等方面着眼,打造稳外贸措施的“升级版”。

外贸升级需对症下药

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钟山表示,中国正加强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谋划,商务部会同相关部委形成的《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送审稿)》已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

他指出,未来的一项重点工作就是落实好即将出台的《指导意见》,研究出台具体政策措施。夯实贸易发展的产业基础,优化升级传统产业,提升产品档次和附加值,大力提高出口产品质量,增强贸易创新能力,加强品牌培育,加强国际营销网络建设,提升贸易综合竞争力。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此次全国人大会议上,国务院专门就加快外贸转型升级、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作了报告,足见中国对外贸高质量发展的重视,即将出台的《指导意见》有望成为中国建设经贸强国、推动外贸提质增效的纲领性文件。

白明表示,“近年来,商务部等部门在稳外贸、打造外贸竞争新优势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比如出口退税、下降关税、跨境电商、自贸区等等,不过这几年在整体层面还需要一个更新的纲领性文件,《指导意见》很可能就能扮演这一角色,围绕这一纲领性文件,有可能出台一系列新的配套措施。”

《报告》指出,中国外贸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形成。相当部分出口产品技术含量较低,我国处于价值链中低端、产业大而不强的状况尚未根本改变。

为此,中国正加快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提升产业发展竞争力,实施新一轮重大技术改造升级工程,支持传统产业加快改造提升,大力培育发展先进制造业集群;引导生产企业通过加强技术改造和技术创新,提高出口产品附加值。依托产业集聚区,培育440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

同时,推进国际营销服务网络建设,扩大大型成套设备出口,提高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装备制造业等新兴产业国际竞争力。加大品牌培育力度,将品牌出口纳入海关统计。

白明认为,中国外贸“大而不强”是一个长期的系统性问题,解决这一问题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而需要一个整体的“手术工程”。“比如,出口产品附加值低并非一个独立问题,其关键问题在于产业缺乏国际竞争力,品牌效应不足,价值链无法延伸。《报告》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一系列应对的解决方案,比方说,国际营销服务网络建设就是‘对症下药’,附加值低是因为中国制造处于微笑曲线的最底端,而加强营销服务环节则是推动中国制造走向曲线右侧,全过程地介入国际产业链。”

阿里副总裁、国际站联席总经理余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外贸的营销网络中存在着层层批发与分销的现象,一件售价100美元的衣服经过一级采购商、二级分销商、三级渠道商、四级零售商的层层剥皮后,中国企业出厂价只有100元人民币。

“由于品牌、设计、研发、分销渠道、消费者画像都在国外,后者掌握了整个外贸流程的规则与价格制定权,并分走了蛋糕中的绝大多部分,这是中国外贸亟待解决的问题。”余涌说。

增设跨境电商综试区

10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部署要进一步做好稳外贸工作,推动进出口稳中提质。

会议要求,一要进一步完善出口退税、贸易融资、信用保险等政策,逐步实现综合保税区全面适用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政策。实行差异化政策,支持中西部和东北地区承接加工贸易转移。

二要推动构建高标准自贸区网络,促进经开区、保税区等空置土地有效利用,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加快外贸转型升级基地、贸易促进平台等建设。

三要培育外贸新业态。增设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尽快出台跨境电商零售出口所得税核定征收办法。探索支持市场采购贸易试点、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发展的新举措。加快保税维修再制造先行先试。

四要加大适应国内需求的农产品、日用消费品和设备、零部件等进口。培育一批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办好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白明表示,在当前全球经济贸易不景气,贸易摩擦持续的背景下,稳外贸工作仍然十分迫切。

受全球经济增长减缓、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和发达国家货币政策调整等因素影响,全球需求持续减弱,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今年9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降至49.7,连续五个月跌破荣枯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调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至3.0%。世贸组织将全球货物贸易增速下调至1.2%。

上述《报告》强调,今后要认真落实稳外贸政策措施,根据形势变化和企业关切,加强政策储备。继续做好贸易政策合规工作,逐步完善出口退税机制,支持金融机构有序开展金融创新,提供多样化、综合化服务。

2018年中国已两次提高出口退税率,退税率由原来的七档减为五档;自主降低我国关税总水平,由9.8%降至7.5%。中国正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外贸企业支持力度,扩大出口信用保险覆盖面,不断完善跨境人民币业务政策框架,今年1-7月,人民币跨境实际收付金额累计10.9万亿元,同比增长16.5%。

白明称,此前中国在出口退税、出口信用保险、出口信贷、贸易便利化等领域出台的一系列措施确实降低了企业的负担,而新一批稳外贸措施则更多从推动外贸园区升级、国际市场多元化、培育外贸新业态、扩大进口等方面着眼,打造稳外贸措施的“升级版”。

中国正推动沿海地区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在苏州和东莞开展加工贸易转型升级试点,建设珠三角地区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示范区。支持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在欠发达地区培育认定了44个加工贸易梯度转移重点承接地和3个承接转移示范地。

中国正拓展亚洲、非洲、拉美等市场,逐步提高自贸伙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对外贸易中的占比,扩大与周边国家贸易规模。

上述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报告》也提到,将推动出台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指导意见,扩大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城市范围,推进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完善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发展政策。

白明指出,跨境电商、市场采购、外贸综合服务平台是近年来中国外贸出现的新兴事物,它们一方面符合外贸转型升级的发展需要,另一方面也推动了外贸行业更细化的社会分工,提升了效率。

他表示,国务院今年6月已开始研究扩大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自2015年在杭州设立首个综合试验区以来,国务院第二批试验区包括天津、上海等12个城市,第三批推广至北京、南京等22个城市。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后,跨境电商综试区有望推广至更广泛的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