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为266.5亿美元,同比下降3.6%。其中,出口额为246.5亿美元,同比下降2.9%;进口额为20亿美元,同比下降10.5%;当月贸易顺差为226.5亿美元,同比下降2.2%。2019年1—6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为1363.5亿美元,同比下降2.7%。其中,出口额为1242.6亿美元,同比下降2.6%;进口额为120.9亿美元,同比下降3.9%;贸易顺差为1121.7亿美元,同比下降2.4%。

纺织品服装进出口“双降”,贸易前景不乐观
  
  2019年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进出口呈现如下特点。
  
  特点一:进口、出口“双降”,美国确定对我国服装家纺产品加征关税使贸易前景不乐观
  
  2019年上半年,受中美贸易摩擦的不利影响,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呈现明显的波动特点,各月出口增长和下降交替出现。6月,出口延续波动趋势,再次出现下降,纺织品和服装出口分别下降3.3%和2.7%,使2019上半年累计出口降幅再次扩大至2.6%。
  
  与出口相比,我国纺织品服装进口的走势一直相对稳定。但2019年5月以来,进口连续2个月出现大幅下降,降幅都超过一成。6月更是出现进口、出口“双降”的现象(见图1)。进口下降主要集中在纱线、面料等半成品上,这些产品与服装出口之间具有较高的相关度,进口下降意味着今后几个月服装产品的出口极有可能出现更为明显的下滑。
  
  不确定性因素持续发酵,导致2019年全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前景不乐观。
  
  2019年已过半,我国纺织服装出口的形势基本符合我们年初的预测,出现较大的波动和一定程度的下降。展望2019年下半年,外贸面临的不确定性因素依然存在,中美贸易摩擦的“战火”不仅没有熄灭,反而愈演愈烈。事态的发展也是一波三折:2019年7月初中美双方高层会面,美方宣布不再对3000亿美元商品加税。仅过了短短1个月,2019年8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在推特上发文单方面宣布将在2019年9月1日再度对来自中国的这部分商品加税,使中美双方业界均大跌眼镜。2019年8月1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文,宣布确定对我国服装家纺产品加征10%的关税,一部分产品于2019年9月1日开始加征关税,还有一部分产品延至2019年12月15日开始加征关税。
  
  2019年上半年,服装家纺产品出口占我国纺织品服装对美国出口的83%。对这部分产品征税无疑将对我国纺织品服装下半年出口产生明显影响。从名单上看,大部分商品被归入2019年9月1日加税范围,对企业来说基本没有应对时间。预计在2019年12月15前的各月,对美国出口部分服装家纺商品会有一定的“抢出口”表现,但已加税商品对美国出口会有所下降。在欧盟和日本市场依旧不振的情况下,2019年全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下降的局面将无法避免。
  
  特点二:一般贸易进口、出口保持增长,民营企业韧性强
  
  2019年上半年,在我国纺织品服装主要贸易方式中,仅有一般贸易出口保持0.3%的微弱增长,加工贸易和边境小额贸易都出现两位数的下降。进口方面,一般贸易进口增长2.3%,加工贸易下降15.7%。
  
  民营企业出口韧性强,在整体形势不佳的情况下起到了出口“主力军”的带动作用。2019年上半年,所有类型企业纺织品服装出口全部下降,民营企业降幅最小,只有1%;同时,民营企业的出口家数依然保持增长,其中对美国出口家数为2.3万家,增长3.4%。
  
  特点三:欧盟和日本市场依旧不振,美国市场波动明显
  
  欧盟——市场仍未企稳,出口再度下跌
  
  2019年6月,欧盟市场未能延续前2个月的平稳走势,我国纺织品服装对欧盟当月出口额再度下降,且降幅较大,达8.3%。其中,纺织品和服装出口额分别下降8.1%和8.3%。2019年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对欧盟出口214.4亿美元,下降4.8%,在重点市场中下降最多。其中,服装出口额下降7.1%,大类商品针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下降2.6%,出口单价下跌5.8%;纺织品出口额小幅增长0.5%。
  
  根据欧盟海关的统计数据,2019年1—5月,欧盟自全球进口纺织品服装金额为559.2亿美元,同比基本持平。其中,自中国进口额为163.6亿美元,下降1.1%;自东盟和孟加拉国进口额分别增长6%和7%。我国纺织品服装产品在欧盟市场的份额为29.3%,继续下跌,较2018年同期下降0.3个百分点。
  
  美国——输美已加税商品大幅下降,未加税商品持续增长
  
  2019年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对美国累计出口额为212.3亿美元,同比下降1.6%,降幅低于欧盟和日本。
  
  受加征关税影响,2019年6月我国纺织品对美国品出口大幅下滑,当月出口额为11.7亿美元,同比下降10.2%,其中纱线、面料和制成品出口额分别下降27.7%、31.1%和4.8%,加税的负面效应凸显。2019年1—6月,我国纺织品对美国累计出口额为60.5亿美元,同比下降4.9%,其中纱线、面料和制成品出口额分别下降36%、16.8%和0.5%。其中,出口涉税2000亿美元商品(清单3商品)中的纺织品共23.3亿美元,下降18.3%。
  
  由于2019年5月中旬美国威胁对来自我国的服装和家纺产品加征25%的关税,我国企业加快输美节奏,使5—6月服装和家纺产品出口均实现增长,6月服装和家纺产品对美国出口分别增长6.5%和1.3%。2019年上半年,我国服装累计美国过出口微降0.3%,家纺产品累计对美国出口增长5.9%。
  
  2019年上半年,美国自全球累计进口纺织品服装金额为592亿美元,同比增长4.1%,其中自中国进口额为186.7亿美元,同比下降1.4%;自东盟、印度和孟加拉国进口分别增长8.9%、7%和12.9%。我国纺织品服装产品在美国市场占比为31.6%,较2018年同期下降1.7个百分点。
  
  东盟——出口实现微幅增长
  
  2019年6月,在纱线和面料的带动下,我国纺织品服装对东盟出口再度恢复增长,达到6.1%。2019年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对东盟出口额为184.2亿美元,同比增长0.5%,其中大类商品纱线、面料出口额分别增长5.3%和2.9%,针梭织服装出口量下降8.9%。
  
  日本——出口略有回升,市场份额继续下滑
  
  2019年6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对日本出口继续回升,并恢复增长,当月对日本出口增长0.6%。2019年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对日本出口下降4.6%,降幅仅低于欧盟。其中,纺织品出口额增长0.5%,服装出口额下降6.2%,大类商品针梭织服装出口量下降7.4%,出口均价提升1.2%。
  
  根据日本海关统计,2019年1—6月,日本纺织品服装进口额为178.9亿美元,同比下降1.2%。其中,自我国进口额为97.8亿美元,同比下降5.9%;自东盟进口额增长5.6%。我国纺织品服装产品市场占比降至54.7%,比2018年同期下降2.7个百分点。
  
  “一带一路”国家在我国出口市场中的占比进一步提升,表现好于传统市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情况比欧盟、美国、日本等传统市场要好。2019年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累计出口额为440.8亿美元,同比下降1.6%,降幅低于欧盟、美国和日本。其中,对东南亚、南亚、中亚和西亚地区出口均实现增长,但中东欧和独联体市场表现不佳,出口下降较多。
  
  “一带一路”国家在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市场中所占的地位进一步提升,2019年上半年占纺织品服装出口的35.5%,半年内再度提升1.1个百分点。
  
  特点四:纺织品出口微增,服装出口下降,出口价格依然是抑制出口增长的瓶颈
  
  2019年上半年,尽管已经受到对美国出口加税的影响,我国纺织品对全球出口仍然实现增长,累计出口额为586.4亿美元,微增0.7%;服装出口降势不减,出口额为656.2亿美元,下降5.3%。
  
  纺织品出口增长主要依靠数量拉动,其中纱线和面料的出口量分别增长3.8%和4.1%;出口单价下降,纱线和面料出口均价分别下跌5.4%和2.1%。服装中大类商品针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价齐跌,分别下降1.5%和4.6%。
  
  特点五:浙江、山东和福建出口保持增长,中部地区出口实现较快发展
  
  2019年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前五大省市中的浙江、山东和福建出口分别增长0.4%、0.5%和6.3%,对整体出口起到了一定的拉动作用。
  
  从地区来看,东部地区纺织品服装出口下降2.3%,降幅小于平均值,其中对美国出口下降2.3%;中部地区纺织品服装出口实现较好发展,出口增长6.7%,其中对美国出口增长11.4%;西部地区纺织品服装出口相对较弱,出口下降17.5%,其中对美国下降14.8%。
  
  特点六:纺织产品进口全线下跌,服装进口保持增长
  
  2019年6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进口再现两位数跌幅,使上半年累计进口降幅进一步扩大至3.9%。从商品结构上看,主要是占进口总额2/3的纺织品下降8.9%所致,其中纱线、面料和制成品进口额分别下降7.9%、12.3%和6.2%。纺织品进口下降由数量和价格共同作用,数量下降的速度更快。服装进口额保持增长,且增幅达到8.1%,其中针梭织服装的进口量、价分别增长了4.7%和4.2%。从进口市场上看,在纺织品进口主要来源地中,除越南外,我国自日本、韩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市场进口均出现下降。
  
  特点七:美棉进口地位迅速下降,被巴西等国替代,国内外棉价均呈降势
  
  我国棉花进口保持高速增长,2019年上半年累计进口量为118万吨,同比增长73.5%;进口均价为1970美元/吨,微增0.6%。其中,美国进口额为24.3万吨,同比下降41%,美国市场地位跌于巴西之后,占比降至21%。巴西、澳大利亚和印度分别居我国棉花进口第1位、第3位和第4位,合计占比近六成。我国自这3国棉花进口量分别增长914%、297%和185%。
  
  中国棉花协会月报显示,2019年6月,中美贸易摩擦趋于缓和,国内外棉花价格跌势趋缓。6月底,国内棉花期现货价格有反弹趋势;国际棉花市场价格小幅走低,内外棉价差与基本持平;储备棉轮出成交量价均下降;纺织市场依然维持弱势,产量环比下降,纱线价格继续下跌,下旬市场略有好转,但订单仍不足,企业原料采购较为谨慎,商业库存降幅不大。国内大部分棉花处于现蕾期,据中国棉花协会调查,全国植棉面积为4815.6万亩(约3.2平方千米),同比减少1.77%;总产量为606万吨,同比减少0.76%。
  
  2019年6月底,中美两国元首在G20峰会上会晤,美方表示不再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新的关税。棉纺行业悲观情绪有所缓解,国内棉花期现货价格有所反弹。6月末,中国棉花价格指数(CC Index3128B)为14189元/吨,较上5月末下跌392元;月均价为14146元/吨,环比下跌923元,同比下跌2320元。
  
  2019年6月,国际棉花价格继续走低,内外棉价差与5月差别不大。中国进口棉价格指数FC Index M月均为77.52美分/磅,环比下跌2.02美分/磅;6月末为76.63美分/磅,比5月末低3.79美分/磅,1%关税下折合人民币13085元/吨,同期国内现货价格低1104元/吨,较5月末略收窄58元/吨。
来源:中国纺织品服装进出口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