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钱军 AEO平台 2019-11-25
企业方面的问题
1. 对AEO认证的难度和挑战性估计不足。以为AEO认证和之前的第三方ISO认证、验厂审核一样,前面那么多次认证都顺利通过了,AEO应该也不会难到哪儿去。殊不知2019年度到目前为止AEO认证的通过率,高级认证是30%,一般认证仅10%。高级认证通过率稍高并不是因为容易,而是因为门槛太高,有条件申请的企业数量少而已。AEO标准对申请认证企业的软硬件条件、财务状况和守法规范条件均有强制性门槛要求;

2. 对AEO认证本质——“企业自律+贸易合规”认知不足。以为AEO认证是跟其他第三方认证一样的商业行为,支付认证费就一定会顺利通过。在这种思维的指导下,高层领导不参与,主导部门不当回事。以为AEO认证就是做点文件资料应付海关,在认证前临时恶补一下,再搞点潜规则就能顺利通过认证。殊不知AEO认证条款中就有不得有贿赂海关行为。到海关认证时抽查到相关人员一问三不知,根本达不到AEO标准“有效落实”的要求,且触及了“守信”的底线;

3. 轻信咨询机构“认证包通过”的承诺。企业之前找的ISO咨询/验厂咨询机构,都会得到“认证包通过”的承诺,不做这个承诺的机构肯定接不到项目。现在企业也习惯性地以为把AEO项目也全部委托给咨询机构就可以了,他们能够点石成金,甚至文件、记录都让对方代劳,自己无需下多少功夫。殊不知“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否则就算请了里皮,国足还是一样烂泥扶不上墙。不上课、不做作业就想上清华北大,天下没有这样的便宜事。企业推动AEO项目一定既要出钱,也要出力,不要相信业务员为了接单而轻易做的承诺;

4. 认为AEO咨询与ISO项目咨询价值差不多,收费应该很便宜。殊不知AEO认证标准涉及的内容包括关务、财务、质量安全、贸易安全、供应链风险管理等各类专业知识及与此相关法律法规要求,集成了多个管理体系的要求,大多数企业自身难以具备这类高级管理人才。专业机构一次有深度的合规审计,可以帮助企业自我发现多处违规违法行为并主动及时补救,降低企业被海关处罚的风险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同时也帮企业守住了信用等级,这些价值是ISO咨询项目不可能具备的。而另一方面,AEO认证促使企业合规运营,让企业享受的海关通关便利措施的红利也是实实在在的;

5. 以为取得了证书后就万事大吉了,把制度、程序要求束之高阁。殊不知取证后才是真正的起点。企业要将AEO要求融入企业日常运营,才能顺利保持资格并享受海关便利措施。且海关会依据企业的信用状况的动态变化,对企业进行不定期重新认证。如果企业不能满足保持认证资格的条件,则会被下调企业信用等级,严重者被取消认证资格或降为失信企业。在越来越注重“信用”的大环境下,企业即便以后可以重新修复信用等级,但要重新修复客户的信任是难上加难。
咨询机构(中介)方面的问题
目前AEO认证的咨询机构(中介)主要包括三类:专业的关务咨询机构、会计师事务所、ISO咨询机构。
a) 把AEO认证与其他ISO体系认证等同看待。以为AEO认证规则和ISO体系认证规则差不多,并延续了之前ISO咨询项目的洽谈方式,在咨询方案与服务合同中向企业承诺“认证包通过”;

b) 不知道AEO认证申请有门槛。在没有对企业进行全面评估的情况下,就与企业签订咨询服务合同。项目启动后发现企业根本不满足申请认证的条件(如财务指标不达标、企业遵守法律法规方面存在失信行为);

c) 对AEO项目的辅导流程和要求不专业,不知道AEO项目必须团队才能完成。给企业报了价格,却提供不出咨询和培训的流程和具体内容。与企业签了合同,自己并没有专业团队,微信群临时找个外包咨询师,项目启动后发现骑虎难下。再强的个人都无法同时具备AEO标准要求所需的专业知识和能力,也无法单独完成AEO项目的辅导工作;

d) 个别咨询机构(包括会计师事务所)向企业宣称自己是海关指定的咨询机构,可以帮助企业搞定认证关员;

e) 把AEO标准对内部审计的要求等同于ISO标准的内审要求,甚至还提出要给企业内部审计人员颁发所谓“AEO内审员证书”。殊不知AEO认证标准根本没有对人员证书的要求。但是一定要求内部审计人员熟悉进出口活动及相关贸易方式的管控流程和要求;

f) 虽然熟悉关务和财务要求,但对“关检融合”后的新标准中质量安全并不熟悉。没在企业做过全面的管理,不知道把AEO标准要求与融入企业管理流程,造成实际运作两层皮,也难以达到AEO标准“有效落实”的要求;

g) 宣称自己咨询的客户通过了多少家,通过率100%。殊不知,这些业绩也只是到2018年底为止按第1版老标准规则进行认证的项目(老标准允许企业有规范整改期,还有加分项,企业通过不难)。2019年起按新标准、新规则改为“一次下厂,一次决定结果”,并且取消了所有加分项,所以通过率是断崖式下跌。不信可以问问,有谁宣传自己新标准咨询项目的通过率是多少?
海关观点和态度
2019年11月19-20日海关总署在苏州举办的信用政策宣讲会上明确了海关对企业聘用外部第三方中介机构(即咨询和培训)的态度:

a) 海关没有自己“御用”的中介机构,也不会向企业推荐或指定任何中介机构提供服务,任何中介机构打着海关旗号承接项目都属违规行为;

b) 海关对企业聘请中介机构提供服务的行为“不反对、不鼓励”。企业可以委托社会中介机构就企业认证相关问题出具专业结论(海关总署第237号令 第二十二条),但希望企业聘请的中介机构是专业的、诚信的、负责任的,希望能看到中介机构能够真正帮助企业提升管理、达到合规要求;

c) 坚决不容忍中介帮助企业出具虚假报告或引导企业造假的失信行为。海关实地认证时,如发现企业有造假的证据,则当次认证不予通过(别以为假的看不出来,假的肯定真不了);

d) 中介机构不得向服务的客户有“交钱包认证通过”的承诺。海关在企业实地认证时,会向企业了解所请外部第三方中介机构名称、资质,给企业培训和审计人员、资质等,如发现中介机构有此类承诺,则该企业当次认证不予通过;

e) 此外还要追究引导造假、承诺包通过的中介机构以往咨询过的所有客户单位,已通过认证的一律取消认证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