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9日,在位于青岛即墨的京信电子有限公司里,工人们正将一串串各种颜色的电线进行加工、组装、调试,随后这些加工好的线束被打包装进周转箱内,并堆成托盘准备装进集装箱内运往国外。

工人们正在加工的这种线束,就是汽车连接线路组,是一台汽车的中枢神经系统,主要用来传输汽车底盘、发动机、电动机等各个部位的信号及供电。青岛即墨京信电子有限公司就是一家主要生产汽车用线束的企业,是韩国现代和起亚两家车企最关键的线束供应商。

车间内,公司进出口贸易主管周静静正在协调货物紧急发运。“韩国客户当天收不到我们公司产品的话,整个汽车产业生产线就会断线停产。”她说,公司产品的时效性特别强,当天生产的产品必须当天要发送到韩国客户手里。

产品加工发运的急迫性,来自“中国制造”在国际产业链条中的地位。

受疫情影响,汽车企业线束供应产生巨大缺口,企业迫切需要快速通关发货。整个韩国线束的产业链,一共有35家,其中32家位于山东。

而正由于海关为企业提供了便利的通关措施,企业所需要的原材料当天就可以到达生产工厂,生产的完成品也可以当天送到客户手里,充分保证了客户的生产订单。

就在此前的2月7日,青岛海关收到一封来自韩方的求助信。信中称,受疫情影响,中国生产企业产生了影响,也对韩国企业造成了重大冲击,包括汽车行业在内的韩国各个领域需要中国企业迅速供货,希望海关等部门能够全面启动咨询及支持企业通关问题的特殊窗口。

2月7日当天,青岛海关已经充分研究并制定发布了应对疫情促进外贸平稳发展的17条意见。意见指出,要全力保障防控物资快速通关,促进农产品食品生活消费品和生产原材料进口,多手段多途径简化进出口业务办理,最大程度降低疫情对进出口企业的影响,并加快推动山东外贸高质量发展。

企业遇到的难点,就是海关监管服务的重点。以青岛即墨京信电子有限公司为例,青岛海关所属即墨海关为企业主动实施“一企一策”“一企一人”的联络员机制,通过面对面沟通拿出点对点举措,为企业提供了从手册设立、料件进口、生产加工到成品出口、手册核销的全链条海关服务。

“手册即时申请,海关即时审核设立,企业即时生产加工,从料件进口到成品出口,都能保证货到即放,通关零等待。”即墨海关企业管理科一级主办邓今朝表示,目前即墨京信这家企业在海关备案的手册量,已经覆盖到了企业五到六月份的订单,海关环节的进出口等业务可以完全保障,只要企业能够正常加工生产,客户订单绝不会在海关通关环节受任何影响。而截至二月底,该公司生产加工能力已经超过九成。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月10日以来,即墨京信就实现了原料和成品的正常进出口业务86批次。而放眼到整个青岛海关辖区企业,2月10日以来,企业已出口汽车线束产品1339批次,货值达到了3.3亿元。

疫情冲击全球供应链,再次凸显了“中国制造”在这个命运共同体中的重要地位。作为中国工业大省,山东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有力有序,强力支撑了全国经济社会正常运转。

供稿/ 青岛海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