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时代,“出口转内销”具有不同的意义和历史使命

“出口转内销”曾在80年代是很时髦的名词,代表资质好和产品和企业。随着80年代外贸体制改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出口开始大幅增长。

“出口转内销”又成为人们关注重点是在2007年,当时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中国出口形势恶化,通过“出口转内销”实现内外贸对接。

2020年,我国外贸发展受新冠疫情影响,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风险和挑战。“出口转内销”再一次成为外贸领域的流行热词,并且国家把“出口转内销”升级为“国内大循环”,这将成为未来的“主旋律”。

战略升级!“出口转内销”到“国内大循环”

2020年对于每个国家、每个企业、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平凡的一年。今年政府针对当前形势出台一些列政策和措施,支持企业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
今年6月,为促进外贸基本稳定,帮助外贸企业渡过难关,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在鼓励企业拓展国际市场的同时,支持适销对路的出口产品开拓国内市场。

具体来看,目前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是帮扶外贸企业破解内销难题,促进外贸基本稳定的应急举措。但是从长期来看,能够充分利用国内国际双循环,促进内外贸有效贯通,同时有利于参与国际合作、培育竞争新优势。

紧接着在7月份,从企业家座谈会和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中国谋划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引发广泛关注。

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上强调,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释放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信号。

其实,中国经济活力和发展空间还非常大,因为中国拥有14亿人口、4亿中等收入群体的超大市场。从战略层面考虑,保持国内经济自身良性循环是比恢复经济增长更加重要的任务。

安信策略给出这样的预判:“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有望成为我国“十四五规划”和“2035 远景目标”的关键政策指引,影响未来多年的系列政策制定。

企业如何把握“国内大循环”战略发展机遇?

随着“国内大循环”的提出,产业链现代化再次成为政策焦点。

5月14日政治局常委会提出“要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巩固传统产业优势,强化优势产业领先地位,抓紧布局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

7月21日企业家座谈会提出“要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打造未来发展新优势。”

对于企业来说如何把握“国内大循环”的战略机遇呢?

其实,企业最重要的是做好风险控制,再进行业务布局。不少外贸企业感觉国内贸易似乎风险更大,因为大企业长期严重拖欠货款问题难以解决。

根据科法斯《2020中国企业付款调查》,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经济活动,科法斯2020年中国企业付款调查显示,2019年企业付款行为发生恶化。66%受访企业表示遭遇了逾期付款。2019年,平均付款期限信用期限稳定在86天。然而在受访企业中,提供平均信用期限超过120天的企业比例从2017年的12%上升到2019年的23%,几乎翻了一倍。实际上,50%的受访企业提供的最大付款期限超过120天。更有甚者,那些因封锁措施遭受严重冲击的行业,为了维持生存不得不延期付款,有的企业甚至会走向破产。

贸易信用保险保障企业避免因发生未偿付的贸易债款而蒙受损失,是一种有效的财务风险管理工具。如果没有信用保险,企业出现坏账在当前情况下可能会威胁企业生存。

尤其是个别企业的信用风险,极大概率会通过产业链进行传导,从而形成产业链风险。因此,掌握客户及贸易伙伴的财务现况是企业经营的不二法门,在任何时候,辩识财务稳健的客户和定时检视客户的偿付能力是企业经营的首要步骤。

科法斯定期发布经济研究报告,比如《中国企业付款调查报告》、《亚太企业付款调查报告》、《国家风险手册》、《行业风险手册》等,还提供一系列由企业原始数据至信用交易额度建议。要防范买方不付款风险,首要步骤是要取得有关买方背景、最新的交易信息及相关市场环境信息来评估买方付款能力。因此精确及可信赖的有关企业信息服务能有效协助企业制定决策、保障企业获得收益。

这背后是产品多元化布局、品牌化探索、产业链升级等市场主体行为。虽然,内销的市场竞争程度及品牌塑造更具复杂性,但是外贸企业在产品质量标准、行业标准、制造标准等方面更更有优势。

通过国家政策、战略支持,加上企业、个人自身努力,我们相信,危机之后必是转机!